当前位置:首页 » 人妻女友 » 【我的苏醒】(15)【作者:美腿阿姨】
字数:603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五章、乱伦与喝尿

  我被放倒在床上,衣服被明明一件件的脱去。一件件的衣服就好像是一层层沉重的壳,每每伴随着一件的褪去随之而来的就是轻松和自由。

  最后明明很顺利的脱下了我的内裤,解开了胸衣。光洁的肉体完全暴露在空气中。

  他轻轻的将唇贴了过来,当他的唇贴在我的脖子上的时候,一阵过电般刺激的感觉直接让我刺激的就让我好像离开水的鱼一样,睁大了眼睛,大大的张开了嘴。沉重的呼吸,急促而艰难。我努力的长大了嘴巴努力的将空气吸入嘴巴。
  他轻轻的将他的大手放在我的乳房上。

  我的天,好刺激。

  身体已经开始伴随着这艰难的呼吸而剧烈起伏着,一股强烈的需求让我好想要。

  然而明明确轻轻张开嘴将我的乳头含入口中,伴随着他舌头一阵灵巧而快速的搅动。我的眼睛睁的更大了,眼眶似乎都要被撑开。

  我:「噢噢……哦……好……好舒服。」

  明明的双手已经开始抚摸我的大腿内侧,他粗大的双手在那光滑的皮肤上滑动。那感觉好痒,但并不同于瘙痒那样让人想要笑出来。反而是让我心里乱糟糟的,既兴奋而又充满了渴求。

  明明抬起头看着我,他已经长大了不再是小时候总依偎在我怀里那张粉扑扑的小脸,也不是那一夜任性的样子。现在他的脸成熟刚毅而富有魅力。

  明明就那么一边看着我,一边抚摸着我的私处。「明明:」妈妈……「
  他手指在那里的逗弄已经让我的身体开始兴奋的扭动。灵巧的手指在阴道内一阵阵灵活的勾搭让我腿上的肌肉都开始兴奋的痉挛。

  颤抖带着一阵阵的酸麻,让我不住的想要捂住嘴巴,可我的双手却早已经被他一个左手擎住,牢牢的难以挣扎。

  亲吻一下下贴在我的脖子和肩膀,搞得我心乱如麻,在一阵阵兴奋的心悸中一股股的白带亦或是其它的一些液体缓缓流出。

  明明在我耳边轻轻的说道:「妈妈,你好性感。」我则感受着这一次次兴奋的心悸和强烈的感觉,紧紧的抿住嘴唇感受着。伴随着一阵兴奋的挑逗过后我才「哈」的一声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我虽然依旧被他抚弄着但是还能勉强的说话。

  我:「哦,张明,好舒服。哦……叫我瑶瑶。」明明:「瑶瑶。」他似乎是在试探。

  但在我听起来却一下子心中先是一紧。然后却又释然了。

  他低下头亲吻着我的唇,我热烈的回应着。他挑逗着我的私处我完完全全的享受着。

  最后他将那个已经涨得很大的肉棒送入,那一瞬间阴唇被大大的撑开,一股强烈的兴奋伴随着他缓缓的插入被一点点推了进来。

  他一下下的推送让我陶醉的在他耳边低低的呻吟,每当他狠狠的插入,我的手指总会因为兴奋而牢牢的捏住他的肩膀双腿也会不受控制的夹住他的腰。
  渐渐的他托起了我坐在了上面,我用灵巧而快速的胯部抖动为自己带来了一阵阵此起彼伏的快感。在这一阵阵快感中我勉强坚持着不让自己因为过度沉浸在这感觉中而双腿一软被迫停止下来。

  可这真的好难坚持,一次次的高潮即将到来的兴奋总让我有所迟缓,但很快我就就继续加快了频率。

  明明躺在下面呼吸开始变得急促,他的脸也憋得发红。我知道他估计也很难坚持。

  可就在我准备把心一横,狠狠坐下去来个痛快的时候。明明忽然脸色却并不那么难看了,只见他猛地一晃腰,只听「啪啪啪」几声他的肉棒就狠狠的查了进来。

  这几下狠狠的送入,让我郁结多时的那种感觉一瞬间得到了释放。在这一瞬间我的高潮到了,爱液裹挟着他的肉棒被一次次挖出。感觉酸酸麻麻的充满了刺激与兴奋。

  我的身子软软的,就这样被他托着承受着他快速而兴奋的冲击。刺激的感觉一波波袭来,我也只是仰着脖子「噢噢丫丫」兴奋的呻吟。

  快速的抽动声带动着我的身体和灵魂几乎同时兴奋的颤抖。

  也不知多久他射了,射得好多。充满了肉体年轻而富有冲劲儿的喷射。
  我们身体软软的靠在一起。他爱怜的抚摸着我。

  明明:「瑶瑶你好美,咱们老家是什么样子。你告诉我。」我:「咱们老家……」

  我的语言还在叙述,但是心却已经回到了那曾经生活的地方了。

  冰凉的空气以及混乱的矿区,泥泞的路面显示着大卡车深深的车辙。

  一个男人站在一个蒙古包的外面含着:「看操逼了啊,看操逼了啊。五块钱,五块钱。看看只要五块钱。能看能摸五块钱。操逼苦,操逼累。不如去看别人睡。多掏五元吃奶扣屁股啦。」男人们一个个掏着钱兴奋的走了进去。此时的我虽然并非处子,但我也对那帐子里发生了什么充满了好奇。

  老李在前面走着走着,发现我停了下来于是转身走回来嬉皮笑脸的问道:「唉,咋咧。想看看?」我一听不由有些气恼的说道:「去去去,就你事多。谁要看那个。怪恶心的。」说完便跟着老李走了。

  路上一边走,我脑子里还在不停地琢磨着究竟在那个帐子里发生了什么。想着想着渐渐的想象着自己躺在帐子里的一张暖床上四周到处都是期待的眼神,他们一个个似乎都在摩拳擦掌垂涎欲滴的盯着我。我的每一寸肌肤都被他们的目光抚过。

  想着想着我的身体竟然有些亢奋了起来。

  「嘭」的一下竟撞在老李的后背上。

  老李看看四周没人一把将我拉进一条小巷子里。他坏笑的看着我:「咋,想要不?」我点点头说道:「恩,咱回家吧。」说着我就要走,却被老李一把拉住。
  老李:「唉,哪去?」说着他就坐在一个石墩上。

  我低着头羞答答的拉了一下他,说道:「你不是想要吗?回家,我给你。」老李则低声说道:「回家干啥。我就在这儿要。」我一听不由惊讶的几乎大叫出来:「啥,在这儿让人看见怎么办。」起先那句啥「啥」声音刚一抬起一点后面的话就变成了快速的低语。

  老李笑了笑他什么也没说就开始打开我校服的拉链。

  我赶忙快速低声哀求到:「老李,老李,不要这样。这样要是让人看到我还怎么怎么做人啊。别……别别……我求你。」我的声音快速而且被压得很低,而老李却一口含住我此时恰似豆蔻般稚嫩的乳头吮吸了起来。

  脸火辣辣的,耳根也似乎有些发烫。我整个人僵硬的站在那里被老李揉捏着,吮吸着。

  我好害怕,但又好兴奋。

  一股莫名的感觉缠绕着我。事后我才知道那是另一个人贪婪的目光。

  老李刮得并不干净的胡茬在我的乳晕上摩擦着,那半软半硬的胡须刺激得我心都快跳出来了。我被他揽入怀中坐在他的命根子上,他一次次轻轻将肉棒顺着我裤子脱出的缝隙送入。

  啊,好刺激。

  我好想要。

  快坚持不住了。

  天啊,快停下来。

  我的心里虽然各种念头一时间不断的冒出来,可嘴上只有「啊啊噢噢」的低声呻吟。

  老李一边快速的快速的抽送着自己粗大的东西,一边吮吸着我当时粉嫩的乳头。

  那感觉至今回忆起来都是那么的刺激并让人兴奋。

  我依旧轻轻的抿着唇,伴随着他一次次的抽送而轻轻的抿起。手在口鼻之间摩挲着时而轻轻掩住几乎尖叫出来的嘴巴,时而因为因为兴奋转而去抚摸自己的下巴和脖子。

  伴随着他一次次的送入,我感觉也越来越临近只想让他快点给我解决。
  此时的我心中虽然焦急,但话到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老李在胸部的吮吸让我乳头瞬间感觉十分的僵硬,老李挑逗似的看着我,并开始转动着灵巧的舌头在他的嘴里开始逗弄它。

  下体被他一次次深深的送入,他的那两颗睾丸总是可以在我阴道口撞击出啪啪啪的声响。

  快到了,快到了。

  那种感觉越发的明显。

  老李似乎也看出了我的感觉,于是狠狠把他的那货儿一送,在那东西深深插入的一瞬间我双腿一震兴奋的抖动眼珠一翻几乎就要昏倒了。

  明明的声音将我拉回了现实:「妈,李爷爷这么厉害。你过去经常和他睡觉吗?」我听明明这么一问居然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于是我只是低着头「恩」了一声。

  明明一边玩弄着我的乳房一边坏笑着说道:「妈,问你个事?」我:「什么?你说……」

  明明:「嘿嘿,你说我亲爸是不是李爷爷啊。」我:「净瞎说,李爷爷都多大岁数了。哪还能生要生早就生了。不过你那好色的劲儿还真像他。」明明嘿嘿一笑,轻轻的亲在我的肩膀上并缓缓吮吸着。我的皮肤在那里似乎尤为的敏感,他轻轻的吮吸就好像是牵动着我全身最敏感的神经。

  我:「哦……好舒服……吻我」

  明明继续亲吻着我全身的每一寸肌肤,最后就在我被他的亲吻几乎陷入昏迷的时候。明明忽然说道:「妈,我想喝尿。」我一听不由呆住了。

  我有些呆呆傻傻的看着他,问道:「明明你说什么。」明明却兴奋的说道:「妈,我要喝尿。」

  这次真的挺清楚了,一个字儿都没听错。

  我的天,他不会真是老李的儿子吧。

               十六岁那年

  我蹲着下面是老李的嘴巴不断的张开着,他的舌头还不停地挑逗着我的下体最私密的地方。

  老李:「快来,我等不及了。」

  我:「求你别舔了。我尿不出来。」

  老李湿漉漉的舌头再次轻轻的挑逗,最终我耐不住那一下的刺激竟然「啊……」的一声长长地尖叫之后尿液喷薄而出。

  现在明明好像是好多年前的老李一样说道:「妈,好不好啊。我好像尝尝看。看看甜不甜。」我看他认真的样子不由有些局促起来,便轻轻的推了他一下说道:「去你的,妈妈我又没有糖尿病。」明明:「好不好啊,瑶瑶。」

  这样一说我的脸彻底红了。

  而明明却指着我羞红的脸说道:「瑶瑶害羞了。你答应了,你答应了。不许否认。你答应了对不对。」我:「好啦,去吧倒水去。」

  明明一听不由兴奋的从床上弹起高兴的说道:「唉,好嘞。」便匆匆忙忙的跑了出去。

  他真是张远的儿子吗?

  我一瞬间想起我怀孕前那次回老家,老李一边拍着我的屁股一边抽送着他的那根肉棒在我阴道里,嘴里还喋喋不休的念叨着:「艹艹艹,我老李头光棍儿一辈子,今天就让你给我生个娃。」起先我以为是戏言,毕竟老李和我妈以及那么几个女人鬼混了那么多年,可也没听说谁怀孕的。怎么我被他玩了几年说怀孕就怀孕了呢。

  不对不对,那时候距离明明出生有十一个月了。怎么可能晚那么久。不过明明的预产期似乎也太准确了点吗?不都是前后半个月吗?

  啊……难道真是老李的孩子?

  可他那么像张远……

  不会的,不会的。

  男人好色是本性。

  可好色又有几个那么变态的?

  我就那么想着,明明已经端着一个大的晾水用的玻璃水壶和几个扎啤杯。
  我惊讶的看着他,他那个淫荡而邪性的表情似乎在这一瞬间和老李重合了。
  揉揉眼睛,此时的我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个诡异的重合,以至于我用手赶忙捂住因为惊讶而合不拢的嘴巴。

  明明看了看自己,似乎才刚刚发现自己光着身子一样。他赶忙说道:「钟颖阿姨不在外面不信你听。」我竖起耳朵仔细听去才听到一楼某个房间里传来若有若无的声音。

  钟颖:「干死我了……哦……好舒服……哦……再来。哦,操你妈的……哦……不……操死妈妈吧。」我彻底无语了,原来王家豪给她起的外号还真的不是什么侮辱。

  明明:「唉,妈。你有尿吗?要不要喝点?」

  我摇了摇头,我自然是知道钟颖家的这种大杯子都是做什么用的。她喜欢喝别人的尿,和老李一样。

  我自然是不会去喝那个被子里的水,所以就摇了摇头。对明明说道:「没事的,其实不用喝那么多水。水喝多了尿不出来更难受。你躺下,妈妈喂你。」明明一听我这么赶忙躺在地上。我则不慌不忙的爬下床,在他头的位置蹲下来。
  我先是用私处在他嘴巴上轻轻一贴确保对准了位置,可明明这坏小子舌头居然反应的那么快一下就送入了我的阴道。

  我「哦」的一声陶醉的呻吟之后,有些羞恼的推了推他:「坏小子,不许逗我。」明明长大了嘴巴用喉咙的声音说道:「来吧。」我做爱之后总是有些尿意,在过去老李也总是躺在那里去喝,所以我并没有许多女人第一次喂尿给别人的紧张,反而是长长地出气一股尿液就好像是灌壶一样「咕噜咕噜」的灌入明明的口中。

  尿液越来越多,我感觉差不多了,于是故意停了一下。而明明也十分配合的哈一声喝了个干净。随后还在我的尿尿的地方深深的吻了一口。

  他再次躺好,一股股的尿液再次流出准确的灌入他的口中。

  明明:「哈,好喝。再来。」

  尿液间断了大约四五次,中间间断尿液虽然有些憋尿的不适,但是那种喂人喝尿的得意却让我心里十分舒畅。

  尿喂完了,我站起了身。明明也一擦嘴兴奋的靠过来说道:「妈,你的尿真好喝。」我:「臭吗?」

  明明摇摇头似乎是在回味,他一边回味一边说道:「不臭,只有一点点的咸味儿。时有时无的。主要还是一股口感不错的味道。」我好奇的说道:「怎么?张大夫难道我得糖尿病了?」明明摇了摇头:「不不不,我基本感觉不到甜味。总之很纯很好喝。」我自然是知道那是什么味道,我我这些尿原本是要给钟颖喝的所以连续两天都是喝她最喜欢的哪个牌子的果汁补水的,又没有吃油腻的食物。对于爱喝尿的人来说自然是口感不错。

  明明继续问道:「妈,妈,还有吗?你的尿真好喝。再来点。」我感觉了一下,似乎还有一些于是我点点了头说道:「好吧,不过估计不多了。是刚才憋尿留下来的。你可得一次喝光。不然我可就去厕所了。」明明:「唉,去什么厕所嘛。我这次保证一口气喝光。」我:「别勉强,不然会呛到的。」

  明明:「妈你可真有经验。」

  我:「去你的,我才不喝那些脏东西。」

  明明一听坏笑道:「就那种说尿就能尿出来的从容就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我爸和李爷爷都喝过对不对。」我:「你爸才不喝那个。」话一出口才知失言。
  而明明这个坏小子似乎早就知道了一般嘿嘿笑着。

  好吧,他似乎真的懂这些。

  恐怕他还真是那个老光棍的种儿,这么笑起来太像了。

  明明再次躺下,在他张开嘴巴的一瞬间,压抑了许久的尿液源源不绝的灌入他的嘴巴。

  他似乎在努力吞咽着,但似乎是没有经验的原因很多尿液灌进了他的鼻子洒在他的脸上,屁股感受着那些弹上来的水滴就可以知道。

  尿液越来越少,直到最后完全消失。我擦了擦私处也递给明明一张纸巾,让他擦擦脸。

  明明似乎是还在回味被尿液狂灌的滋味。

  黄昏时分,王家豪和明明似乎已经没有了隔阂在客厅玩电子游戏。毕竟彼此都知道了对方最难以启齿的秘密沟通和交流起来就方便的多,一来一往就熟络了起来。

  我和钟颖在准备晚饭,钟颖拉着我的胳膊问我:「瑶瑶,你尿了吗?没尿给我点?」我:「别闹了,早就尿了。」

  钟颖:「他喝了?」

  我:「恩。」

  钟颖:「唉,可惜可惜。今天晚上让我去你儿子屋睡吧。我好想喝你的尿。」我:「你……」

  钟颖:「怎么了舍不得你宝贝儿子?他可早晚要嫁人的。也是早晚要玩其他女人的到时候你受得了。不如先适应适应。再说你也不吃亏啊。我儿子别看不帅,可是很猛地。」我:「去你的,就你话多。」

  钟颖:「那你答应了?」

  我点了点头,可随后问道:「菜呢,怎么只有牛奶和面包。这是晚餐啊。晚餐啊,姐姐。」钟颖笑道:「不懂了吧。面包是因为面粉里大量的碳水化合物难以被人体吸收,所以会大量残留在尿液里。至于牛奶因为亚洲人的体制大多数人对牛乳的蛋白质分解不彻底,所以也会以糖的形态出现在尿液中……」钟颖喋喋不休的说着,还一边恶狠狠的往面包上摸着果酱。

  我:「喂,这样会不会得糖尿病啊。」

  钟颖:「没事的你放心。」

  我:「唉,不对啊。你那么爱喝尿嘴巴怎么一点也不臭啊。」钟颖:「开什么玩笑啊,肠胃功能不好的人才嘴臭。喝尿让我肠胃功能好得很。我家里还有专门的除臭剂。你就安心吧,保准比你家的豪宅还还香喷喷的。怎么样有尿意了吗?再给我喝点。」我:「别闹了,孩子都在那边打游戏呢。」

  钟颖:「呵呵,今天一下午谁还不知道谁啊。快点,快点。让我喝点,好久没喝你的尿了。」在钟颖一再的央求下,我看了看两个孩子都沉浸在游戏之中似乎一时间不会注意到我们。于是我在餐厅吧台的遮掩下,小心翼翼的脱掉了裙子和裤袜,将赤裸裸的下体贴在了钟颖的嘴巴上。

  伴随着一阵阵舒畅而快速的排泄,钟颖的喉咙不停地鼓动着十分经验娴熟的将那大股大股的尿液喝了下去。

  今晚似乎又可以和王家豪在一起了,此时我的心里似乎有了一种说不出的复杂。

  尿液渐渐没有了,钟颖依旧陶醉的用舌头在我的阴唇上拨弄着。灵巧的舌头不时的拨弄着我阴唇上的凸起。

  那舌头的逗弄还是那么的娴熟,我就这样抚摸着她的头,此时此刻恰似云端。
  这感觉太好了。

  就在此时钟颖忽然说道;「你的尿还是那么美味。」我:「去你的,别废话快舔我。我感觉快到了。」勾魂的舌头依旧在灵活的挑弄着我,全身的神经也忽而紧张,忽而松弛,一阵阵的兴奋让我的嘴唇狠狠的抿住。

  我似乎又回到了老李家那个大炕,钟颖在舔着我的私处而老李则得意的坏笑着。

  此时竟然到处都充满着老李的痕迹。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